东方金诚:12月LPR报价如期下调 释放逆周期调控加码信号

发布时间:2021-12-20 10:39 来源:市场资讯 原文链接:点击获取

事件12月20日,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公布新版LPR报价:1年期品种报3.80%,较上次下调5个基点;5年期以上品种报4.65%,与上次持平。

具体解读如下:

一、12月MLF招标利率保持不变,但当月央行实施全面降准叠加7月降准对降低银行成本的累积效应等因素,触发1年期LPR报价下调。

12月15日,央行续作1年期MLF,招标利率为2.95%,与上月持平。这表明12月LPR报价的参考基础未发生变化[footnoteRef:1][footnoteRef:1]不过,12月15日央行全面降准0.5个百分点,可为银行每年降低资金成本约150亿,而7月全面降准已为银行每年降低资金成本约130亿。累积效应下,两次全面降准对银行降低成本效果明显,成为本月触发1年期LPR报价下调的一个直接原因。事实上,降准带动LPR报价单独下调并非没有先例:根据2020年9月15日发布的《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》增刊,“LPR改革后,中国人民银行分别于2019年9月和2020年1月两次降低法定准备金率各0.5个百分点,对报价行资金成本等加点因素有明显影响,降准当月均有部分报价行根据自身情况下调了报价,并带动报价的算术平均值下行0.02~0.03个百分点,但因为变动小于LPR的最小调整步长,向0.05%就近取整后,两次降准当月只有一次(2019年9月)触发了LPR变化”。 [1: 2019年8月LPR报价改革后,各报价行在公开市场操作利率的基础上加点报价,其中公开市场操作利率主要是指MLF招标利率,加点幅度则主要取决于各行自身资金成本、市场供求、风险溢价等因素。简而言之,LPR报价=MLF利率+加点。]

我们判断,本次全面降准之所以能够触发LPR下调,另一个重要原因是6月初存款利率自律上限确定方式做出调整,即由此前的“基准利率×倍数”改为“基准利率+基点”。根据央行第三季度货政报告,此次存款利率自律上限优化成效显著,其中存款利率发生明显变化,短中期存款利率基本平稳,长期存款利率明显下降,存款市场竞争更加有序。具体而言,9 月新发生定期存款加权平均利率为 2.21%,同比下降 0.17 个百分点,较存款利率自律上限优化前的 5 月下降 0.28 个百分点。其中,2 年、3 年和 5 年期定期存款利率较 5 月分别下降 0.25 个、0.43 个和 0.45 个百分点。这意味着这段时间银行存款成本整体上出现下行,也为银行下调贷款市场利率报价(LPR报价)提供了动力。

最后,7月全面降准以来,尽管DR007等短端市场利率变化不大,但银行同业存单发行利率等中端市场利率出现大幅下行,意味着银行在货币市场上的批发融资成本边际下降。由此,以上三个因素叠加,推动12月LPR报价下调幅度达到了LPR最小调整步长(0.05%)要求,触发了1年期LPR报价下调5个基点。

可以看到,12月15日最新的1年期LPR利率互换(IRS)为3.83%,较7月降准前下行约13个基点,已低于现值,显示市场对LPR报价下调已有较为充分的预期。

本次1年期LPR报价下调,也打破了自2019年9月以来,1年期LPR报价与1年期MLF招标利率始终保持同步调整、点差固定在90个基点(0.9个百分点)的局面,标志着利率市场化再进一步,即在政策利率不变时,贷款利率能够随市场利率变化做出适时调整。这也是货币政策传导效率提升的一个具体体现。

我们认为,本次5年期LPR报价保持不变,主要源于当前“房住不炒”的房地产调控基调未发生改变,而监管层正在着手推进包括房企融资环境回暖、居民房贷发放加快等措施。若未来房地产市场继续承压,不排除在后续LPR报价下调过程中5年期LPR报价与1年期LPR报价同时下调的可能。

二、LPR报价下调,将带动实体经济融资成本下降,释放逆周期调控力度加大信号

当前企业贷款已全面转向LPR定价。由此,本次1年期LPR报价下调,有望结束三季度企业贷款利率边际上行局面(三季度货政报告数据显示,9月一般贷款利率环比6月上升0.1个百分点,其中企业贷款加权平均利率也上升0.01个百分点)。我们判断,四季度实体经济、特别是小微企业贷款利率将转向下行。事实上,这种在经济下行压力初显阶段,企业贷款利率不降反升的“雨天收伞”现象不乏先例,在2012年一季度、2014年三季度和2019年三季度也曾出现,后续均是央行通过启动或加大降息降准力度而在下一季度得以扭转。我们判断,若四季度企业贷款利率再度下行,将缓解工业品价格上涨给企业经营带来的压力,激发企业信贷需求,最终推进就业市场稳健修复。

在我国当前的利率体系中,LPR报价属于市场利率范畴,但无疑具有很强的政策信号意义。本次1年期LPR报价下调,不仅会直接推动实体经济融资成本下降,同时也体现了在经济发展面临需求收缩、供给冲击、预期转弱三重压力背景下,货币政策正在及时加大逆周期调控力度,对稳定市场预期,缓解楼市下行压力,带动消费、投资修复性增长具有重要的信号作用。

展望未来,基于2022年稳增长政策将适度靠前发力的预期,我们判断明年上半年降准将会延续,也不排除小幅下调MLF利率的可能。这样来看,2022年上半年LPR报价还有小幅下调的空间。

从对债市的影响来看,12月1年期LPR报价下调,将会对宽信用预期有所提振,同时LPR报价下调也令未来一段时间央行通过下调MLF利率带动LPR走低的必要性下降,短期内对债市产生一定利空。但中长期看,后续货币政策边际向宽的趋势仍会演进,利率波动下行仍是大方向。